切换到宽版
  • 962阅读
  • 20回复

[耽美百合][原创]暗族(吸血鬼,转化,耽美,努力日更ing)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 zhang1315832
 

发帖
43
配偶
单身
鲜币
356
威望
23
生命值
2
楼主  发表于: 2017-09-17 17:57:53
前言提要
爱,是什么呢?
是破碎的玩偶嘛?是指缝里流过的哥哥的温热的血嘛?还是那个女人背叛的心脏,直到不跳之后成为永恒的爱。
红色的恶魔,它有着银色的头发,它有着纯净的笑脸,它是不该存在的。
看着,看着不该存在的美好东西,一个一个走向灭亡,真是美丽而又迷人,让恶魔都想要抓住什么,仿佛能抓住什么。
但又什么都抓不住。
一千年一万年,一直一直都没有找到的答案,一对愚蠢的什么都看不懂的人类的小娃娃,能找到嘛,所以说,爱,什么的,最无聊了。


小小的脑袋上,银色柔软的发,长到腰部,随着小脑袋一晃一晃的在空中摇动着,小小的脚丫也前后摆动着,说不出的可爱,一身红色的小裙子更是衬的银发格外的明显,如同月色一般明亮柔软。但柔软头发的主人却明显不是像人们说的一样,有些柔软头发的人性格也是温柔羞涩的,温柔?不知道,反正羞涩,目前这个情景,确实是看不出来了。
小家伙饶有兴趣的看着围墙内的'大好风光',月光悄悄映照在围墙内的花园里,那棵开的正旺的?;ㄊ飨?,一个冷冽的男人正压着一个人不住的往树上顶去。被压着的人仿佛要死了一般,一脸的屈辱,却随着身后男人的动作不住的颤抖着。被压着的人有一副好皮囊,但那是作为男人,小麦色的皮肤,身上随着身后人动作而挣扎爆发出来的形状优美的肌肉,英俊坚毅的面孔,都是足以让任何女人尖叫的人。但他毕竟还是被同是男人的人压在了身下。
"想要了嘛?"身后人突然把自己的东西抽了出来,冷漠的眼底似乎有岩浆在燃烧,那是深深的,或许已经不能称为欲望了,是…执念。
突然失去填充的东西,日夜被填满的洞似乎已经忍受不了了,急切的叫嚣着进来,但他却强忍着并不说任何话,只是唇齿间的细小声音却骗不了身后的人,也骗不了自己。他突然睁大的双眼,不可抑制的叫出了声来,"啊啊啊啊…",因为身后人此时狠狠地贯穿了他然后咬住了他的脖颈,仿佛灵魂也随着血液被身后的人吸走了,反抗不了的快感席卷他身体的每一寸,直接侵入大脑,使得男人的眼睛也变得一片血红,直至完全掩盖他本来碧色的眸子。迎接他的是一次比一次深入的高潮,欲望,欲望,还有,永远的深渊和永远成为身后人的'东西'的结局吧。他迷茫中,在快感中落下了泪。
"主人"轻飘飘的声音在围墙外响起,惊醒了趴在围墙上听墙角听的静静有味的小家伙。
小家伙回过神来,舔了舔唇角,似乎回味着什么,是回味春宫戏的感受嘛,跪在地上的男人想着。只是,为什么大人要带他来见一个小孩子,他偷偷抬头打量着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刚刚他已经跪了很长时间,那位大人就跪在那里,不说话。他也只能跟着跪着,毕竟他只是个人类。对了,他,是人类,而跪在他前面的那个一身勁装一脸冷色仿佛不像活人的人,或者说吸血鬼大人,似乎是暗族中很有地位的大人。
而他,只是想达成自己卑微的愿望,不择手段,或者说,无路可走,只能,只能,这样了。离开神,选择永远不能超升的暗族,然后拉着那个人也能,陪他一起?;蛘?,只是能够守护那个人也可以。
围墙里传来的脸红心跳的声音,他跪着已经听了很久,膝盖都麻了,他也不能出声。因为他知道,血族是一群,并没有什么同情心的生物,这个机会都是,他感觉幸运,或者说不幸得到的。
而现在那位大人终于说话了,主人?这个…小娃娃?
思绪飘得有点远,明显他在那一刻忘记了这是个寒冷的夜晚,某个陌生的围墙外,听了很久的两个男人做!爱的墙角。当然更是忘了,他前面那位吸血鬼大人,以及刚刚那声主人。
所以,他迷茫的抬起来头来,竟然看了一眼小娃娃的脸,那是一张精致的小脸,甚至嘴角还带着愉快的弧度。但眼睛却如同一个黑洞一般,仿佛要把他的灵魂吸进去,"啊"他忍不住叫出了声来,却戛然而止,仿佛被人捏住了喉咙,他感觉到了窒息的感觉,却连小指都动不了,他觉得自己要死了,仿佛要被冻死,就这么,看着那双眼睛,被那双眼睛把自己的灵魂一点一点的,吃了。
"主人"冷漠的声音响起,仿佛一把冰刃,隔断了他与那双眼睛之间无形的锁链,他终于能呼吸了,他即将控制不住的剧烈咳嗽起来。
"闭嘴",冰霜一样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他被只得抓着脖子干干的喘息起来,喘息中,他不敢再抬头,却看到一双可爱的小脚丫轻轻走到了他面前,他眼角的余光仿佛还能瞥见那红色小裙子的边沿。
他感觉上面一暗,有软软的颜色的柔软发丝拂过自己的脸颊,他不敢动,刚刚那一眼,他已经模糊中知道,这个小娃娃应该是不知道多少年岁的吸血鬼了,恐怕不是小家伙,而是老家伙了吧。想着自己也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讥笑自己竟然还有空这样子想笑话,也是服了自己。
也许真的要死了吧,感觉仿佛过了很久很久,那几缕发丝已经在自己脸颊旁边停留了一会儿。而他不敢抬头,也不敢动,也不知道上面的人想干什么,他只能等,只能等着别人决定自己的命运,是死,还是堕入黑暗,生不如死。
人也许永远都有一个潜力,在他再也忍不下去,想着自己也不怕死了,反正赌一把,不管如何,不能再这样下去的时候。
脸颊边的发丝离开了他,小脚丫,在地上跺了跺,仿佛被冻着了,轻轻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柔柔的仿佛一个小孩子不满意大人给的糖果,向大人撒娇一样,轻轻踢了前面跪着的人一脚。
他仿佛看到前面的大人身子抖了一下,也许是错觉,他眨了眨眼睛,就看到那位冷的像冰一样的大人捧着那只小脚丫认真的捂着搓了搓。
他愣了。
"伤了。"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一个稚嫩的声音轻轻说到,并没有什么感情,还仿佛带着一股小孩子见到新鲜东西的愉悦。
"…已经好了"冷漠的声音似乎有些迟疑,沉默一会儿才说道。
"无趣"稚嫩的孩子似乎有些不高兴,把脚丫收了回来,不知道是说那个冷漠的男人无趣还是说他这个人类无趣又或是说围墙里还在进行的活春宫无聊。然后竟然跺着步子似乎要走远了。
"这个人?"男人似乎也有些无措,冷漠的声音带了些疑问的味道,倒是让那冰雪有了些微的裂纹。
"给你"孩子仿佛是对玩腻了的玩具一丝都不想留恋,直接把看不上眼的玩具扔给了男人。
过了很久,或许围墙里的呻吟声都有些疲惫的渐渐小了一些,他跪在后面,腿已经全麻了,但他不敢动,今天是来见吸血鬼大人的。但他,似乎并没有进入那位吸血鬼贵族的眼睛,或许,因为灵魂没有被吸走,那个娃娃不太高兴吧,所以不要他…了嘛,那他,怎么去救那个人啊。想着仿佛,连身边的月光都暗了下来,仿佛陷入了地狱,他觉得他现在可能已经死了,灵魂已经被吸走了。
"起来"冰冷的声音在头上响起,仿佛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把他从自我封闭的黑暗中拎了出来。
他踉跄的爬起来,腿几乎不能支撑他站起来,他只能挣扎着,企图把腿摆成站立的姿势。
男人看着他挣扎,却并不伸出手哪怕拉一把,仿佛碰一下都觉得脏,他感觉自己卑微的仿佛一件任何人都不会要的东西,突然有点委屈,但依旧挣扎着站好了。
"好了?"男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仿佛施舍一般给了他一眼,并没有什么表情,但他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那是吸血鬼看人类的眼神,只是看一件东西,一个玩物,或者说一个食物。他打了个抖,不敢随便回答,揣测着男人是说他站好了,还是?
"过来"男人仿佛也懒得再探究他是否站好了,或者身体,精神是否好些了,径直朝前走去,不同于来时被男人拉着肩膀如风一般过来。这次男人没拉他,只是径直朝前用普通人的步调走去。
他只能踉跄着快步跟上。
[ 此帖被zhang1315832在2017-09-24 11:10重新编辑 ]
32条评分 ,鲜币+531 ,鲜花+11
栖迟客 鲜币 +10 截至17楼更新30728字,第3次破万(评完) 10-24
栖迟客 鲜币 +20 截至17楼更新30728字,第3次破万 10-24
栖迟客 鲜币 +16 17楼更新3723字,3723*0.015=56(评完) 10-24
栖迟客 鲜币 +20 17楼更新3723字,3723*0.015=56 10-24
栖迟客 鲜币 +20 17楼更新3723字,3723*0.015=56 10-24
夙沅 鲜币 +1 15-16楼更新5395字,5395*0.015=81(评完) 10-06
夙沅 鲜币 +20 15-16楼更新5395字,5395*0.015=81 10-06
夙沅 鲜币 +20 15-16楼更新5395字,5395*0.015=81 10-06
夙沅 鲜币 +20 15-16楼更新5395字,5395*0.015=81 10-06
夙沅 鲜币 +20 15-16楼更新5395字,5395*0.015=81 10-06
离线 zhang1315832

发帖
43
配偶
单身
鲜币
356
威望
23
生命值
2
沙发  发表于: 2017-09-17 20:46:00
第二章(主要交代背景和前情)
男人领着他到了那个围墙院子里的房子里,门口的护卫看到男人只是行了个礼,也没有询问他们。他就跟着男人走进了一间屋子里,这个房子就像是本身就用来迎接各种特别客人的地方,外面开房,但每间屋子却封闭的严实,每间屋子在外面一点都看不到内里。而他们进入的屋子,他知道,关上门也不会看到里面有什么。
"关门"男人在屋子里奢华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淡淡的说道。
他犹豫了一下,用手指死死按下掌心,转过头,把门轻轻关上了,仿佛关掉了所谓上帝给他留的那扇通往光明的门,而永远堕入了黑暗之中。但,他想过,不会后悔的,吧?
~~~~~~~~~~~~~~~~
暗族,血族,能够通过吸取人类血液,并赋予人类鲜血,通过交换血液,使得人类成为他们的一员,不死不灭。除非心脏直接被破坏,或者被阳光净化。同时,神职人员也可以通过代表神的圣水和一些改造的武器,比如带银空壳,装满圣水的子。弹,银刀,但总归是些小喽啰,真正的吸血鬼,也就是所谓的纯血的,被诅咒的家伙,是很少的。他们能见阳光,和神所谓的使者实力持平,或者说也许已经能够到神的脚磕。但谁知道呢,反正那些老家伙们已经很久都不出现在人类的视线里了,就跟那个称为神的存在一样,很久很久,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现实里,只有,教会和暗族们互相挤压争斗着。
"那,那些纯血的子嗣,会是什么样的存在呢?"天真的孩子不谙世事的抬头问,蓝汪汪的大眼睛里带着好奇,清澈的映射出对面人的倒影。
"不知道,谁也没见过纯血的大人不是嘛?"摸摸孩子的头,蓝眼睛的青年轻轻说道。
"可是,可是,父亲母亲说我是特别的呢!"孩子嘟起了小嘴,胖嘟嘟的小脸上带上了些微的不满。
"是啊,少爷是特别的呢。"青年无奈的笑了,依旧哄着孩子。
"你又骗我,莱纳老师。"孩子不依不饶。
"没有,我说的是真的。"作为老师的青年觉得因为这种事情让他的小学生不相信他也是很无奈。摸摸手中的茶杯,有些苦恼每日课间活动的选择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可是为什么不同呢?你们说我是特别的呢。"小孩子充分发挥了十万个为什么的精神,仿佛把老师平时教给他对问题的钻研精神都用了出来。
"唔…也许因为我们都是暗族,所以都是特别的吧。"慈爱的抚摸着孩子的小脑袋,又抿了一口精致茶杯中的茶水,抬起手腕,看了下表,"差不多了,少爷,开始上课了…"
青年用课业吸引了小孩子的注意力,自己却在心里想到,"也许两个人类转化的吸血鬼的孩子还也算是特别吧。"
按理说,随着血液越来越稀疏,吸血鬼应该生育是越来越好的,但明显最近都是转化的暗族,所谓真正的暗族越来越少。而纯血的暗族其实生育也是不高的,而暗族和人类繁殖是很好有孩子的。但,那也是血纯的暗族,反正现在所谓真正吸血鬼的孩子很少,很少,像现在这个时候两个人类转化的暗族直接结合能有孩子的,怕是少有的多呢。
~~~~~~~~
教会里的大人都是神的使者,但神的使者主要也是真的获得神的力量的人类吧,但那还是人类嘛?
神殿恢宏的大殿里供奉着这个世界最崇敬的神明的雕像,这个教会的中心,是最大最恢宏的建筑群,周围的小殿围绕着大殿。而人们知道,最大的殿里住着那个最尊贵的人,神在人界的使者,代言人,教皇大人,取一个皇字,其心可昭。教皇旗下教众和人们传播教义,守护人类,同时跟暗族抗衡,但总归,不能直接统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还是有人类自己的掌权者的,所谓国王。
"那这个教皇大人,真的在这里面嘛?"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
"按照人类的说法,和教会对外说的都是一样的。"一个略微暗沉的声音回应道。
"这样啊,对外嘛?那里面有什么呢?"清朗的声音中带上了些许好奇。
然后,一阵风吹过,再没有了动静,只剩圣殿的建筑群和地上的被太阳晒的干裂的土地,以及逐渐随着太阳高升,渐渐消失的阴影。圣殿中心,是很清冷的,除了神祭日,赐福以外,属于最严密防范的心脏,也不知道那两个声音是不是随风吹来的幻像呢。
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在神殿后花园一片玫瑰园里品茶看着各种报告的教皇,微微抬头望着一片远处的花叶静静发呆了一下。贴身的护卫感觉教皇只是深沉的看了半空中,可能在思考什么,然后又继续批示事物了,和平时一样,并没有什么区别。
那一刻,也许圣殿的风,变了。柔和的圣光也变得冷冽了起来,平日里在圣殿嬉闹的鸟兽,都不见了…呢。
~~~~~~~~~~~~~~~~~~
子嗣是个什么概念呢,只是血脉互通,反正把人类变成吸血鬼,互换血液就可以了吧,只要那个倒霉的人类撑过去,没有疯,没有死,那么就算是子嗣了吧,从来没想过生个孩子的男人如是想着。偶尔愿意的话,还可以思绪互通,制作工具的良好途径,男人如此总结道。
但,此时这个情况,男人有些措手不及,同步一个子嗣的同时,竟然感觉到一中从身体里窜出来的燥热瞬间席卷了他的脑海,硬生生在他的冰块脸上挤出一小片红晕,他有些战栗的颤抖了一下,非常小的幅度。但,对于暗族来说,这很明显,小幅度颤抖摩擦气流产生的波动,让这个小屋子里的人诧异的抬起来头。那是个银色头发的小孩子,她趴在桌子上认真的琢磨着什么,却因为这波动抬起头来,没想到竟看到破天荒的景象,不由得盯着男人看。
事出突然,男人竟然忘记断开联系,而身体因为那一瞬间的刺激感觉自然有了反应,以前不是没有用过这通感,也不是没遇到过那帮子嗣乱搞的时候,但这样立在这里服侍的时候遇到却是没有的。男人遇到这种情况往日都直接压下去了事,但今日却是那么尴尬,切断联系以后,却有些茫然,兀自站在那里,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红晕,强自保持着那副冷漠的模样,其实神色间仿佛有些裂开,有些柔软的肉从壳里裂出来,竟生生让人感觉有点,可爱。
小孩子勾起了嘴角,站了起来,然后转瞬间竟然到了男人的面前,凌空站在空中。
"有点甜呢~"小小的舌头舔上男人的嘴角,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男人整个人都僵硬了,红晕似乎爬上了耳垂,但迅速又退了下去。
孩子已经打开门走了出去,男人知道,那,不是,什么都不是…
[ 此帖被zhang1315832在2017-09-17 22:09重新编辑 ]
赞助新鲜,晋级VIP会员(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
 
离线 kokokan

发帖
11
配偶
单身
鲜币
1
威望
1
生命值
0
板凳  发表于: 2017-09-17 22:18:08
诶之前没有回复上的样子。了解啦^o^
【心情小筑】十一月活动:尽管如此世界依然美丽
 
离线 zhang1315832

发帖
43
配偶
单身
鲜币
356
威望
23
生命值
2
3楼 发表于: 2017-09-17 22:35:16
回 kokokan 的帖子
— (夙沅) 亲,楼主回复可以使用帖子右上角的留言功能,本版不支持版聊哦。 (2017-09-20 22:45) —
。。。亲,回错了嘛?(=。=)摸摸头,乖
【原创小说】十一月活动:欢迎来到童话镇
 
离线 zhang1315832

发帖
43
配偶
单身
鲜币
356
威望
23
生命值
2
4楼 发表于: 2017-09-18 22:56:26
第三章
"这次目标是个贵族呢。"穿着统一黑色武官服的少年小声嘀咕着。
"是啊,是个贵族,只不过这次行动的长官未免太年轻了吧。"同样服饰的同伴不屑地撇了撇嘴。
"就是,只是凭借有先人庇护,要不然怎么能有那么好运,一个两个的都刚从学院毕业就能搞个官衔,接这么好的立功差事,听说还有个被诅咒的双黑呢。"有个穿着崭新武官服的少年听了同伴的话,心里更是愤懑,竟然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度。
"呵,人家还有先人庇护,你们有什么?新人没本事就闭嘴!"一个左脸带着伤疤的男人沉声说道,那声音深沉带着一种独属于军人的冷酷,带着一股渗透人骨头的寒意。
随着男人的话音落下,队伍里在没有人敢窃窃私语,至少不再有高八度的讽刺声。
男人皱了皱眉,锋利的目光向队伍里扫射了一圈,这次的队伍不仅有这一批新人的还有一些有经验的老人,而且…想到那两个年轻的"长官",男人也不禁把他浓重的眉毛皱成了一团。
虽然这次确实如那些少年所说任务不难,但,看着这队伍,还有到现在还没出现的长官们,以及自己从接了任务开始就有点不好的感觉。难道真的是因为出门的时候好友说的,只是因为不满被两个小娃娃领导而产生的任务前焦虑综合症?
想到不靠谱的好友,他摇了摇头,下意识扯了扯磨损的武官服袖口。男人作为一个常年和暗族战斗在第一线的武官,身上的衣服也和他的人一样破旧但沉重,每一寸都被鲜血侵泡过,即使洗了很多遍,有些发灰,还带着隐隐的吸血鬼们的腥臭味道。同时也让男人在穿着这件老伙计的时候心安了不少。
"您就是凯尔.文森特武官吧?"一个清脆的少年声音从男人身后响起。男人在原地以右腿为轴,有力的左腿蹬动,稳稳的转向后方,同时伸出手将将接住了横冲直撞而来的小少年,根据风声男人已经判断出这个少年肯定是会撞上他铁墙一般的后背,为了避免这个即将见面的少年长官不至于太丢人,男人还是用最快的时间做出了反应。
还没等男人,哦,不,现在应该叫凯尔长官了??姑焕吹眉鞍炎远?quot;投?;乘?。抱"的小长官从他坚硬的怀抱里推出来,认认脸,一双白皙纤细的手就横过来拉着小长官的肩膀,把小长官从他的怀里拎了出来。
"站好。"一个压低的声音在小长官后面响起,虽然刻意压低了,但由于长期在战场上锻炼,并逃不过凯尔的耳朵,凯尔顺着那双手看到了它的主人,那是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少年,少年的眼睛黑的纯粹,仿佛比最深沉的夜晚还要深沉,但偶尔又闪过少年独有的光芒,眨眼间又如同流星一般,消失不见。
双黑,足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即使少年长的很精致,白皙的皮肤,衬着黑色的眼睛,红润的唇在那张脸上呈现出一种精致的美??皇怯帽涞氖酉哂美先松ㄊ有氯说哪抗馍ㄊ恿四钦帕骋幌?,同时确认了这位双黑就是他这次行动的长官之一:克里斯.埃铂珥。而另一个就是站在双黑少年前面的小少年,铂金色的短发正如它的主人一般活泼固执,闪耀着光芒,在小脑袋上不服帖的打着卷,少年带着一点小小的委屈低下头,又抬起头,瞪着碧绿色的大眼睛神气的看着凯尔。
"请问,是凯尔.文森特武官嘛?"少年站正之后,又郑重的重复了一遍,似乎得了教训,比刚刚严肃了许多。
"长官,凯尔.文森特报道。"凯尔压下心里些许的不满,挺直身子,中指和食指并拢举起到与眉持平,郑重的向两位新上任的小长官行了个标准的武官礼。
金头发的少年似乎不太习惯一个足够在他们学院里做教官的武官冲他行礼,有些窘迫的向后面撇去。
"文森特武官,请借一步,说明一下目前的队伍情况吧。"双黑少年不急不慢的接口道,沉稳的声音有些不符合少年精致的外貌和年纪。
凯尔若有所思的又看了一眼双黑的少年,收回行礼的右手,迈部朝队伍的左前方走去,那是一片小空地,一般在集合即将出行任务的队伍在此处集合的时候,供长官们交代事务所用。
凯尔在行走中整理着自己的思路,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毕竟所谓和暗族的战场上对于一个生死线上徘徊的武者来说,可没有时间给你稳定的时间整理各种思绪,毕竟他们并不和养在何处神殿里温顺的神官一样那么清闲。
路程并不遥远,以武官特有的宽大步伐走到空地之后,凯尔原地挺住,一个稳实的旋步,正正站定了身子,向后面的两个少年望去。
两个少年依旧一前一后缓步走过来,铂金色头发的少年似乎稳重了一些,兴许是刚刚失态的事情让他有点尴尬,在武官冷静的视线扫过来的时候,他微微低下了头,错开了和武官交汇的视线,很小的弧度,但武官还是察觉到了??辶酥迕?,这可不是个好的长官该有的样子,在心里给了个评价,凯尔心里那丝被命令强行抹平的不满似乎又冒出了头。
一个冒冒失失的小孩子,一个像女孩子一样漂亮的双黑,真是让人头疼。
等到少年们站定在武官的面前,武官已经从他的思绪里强行拔了出来。总之,命令不能被违抗,是的,只是命令而已。
"长官,目前队伍一共38人,16名新人,神官大人目前还没有到。"顿了一下,武官继续补充道"新人的武器统一的匕首和短枪并没有和他们一起送过来,也就是说目前16名新人并没有装备武器。"
"可是,今晚就要进行任务,要去申请武器嘛?"铂金发的少年忍不住询问道。毕竟这是他们从武者学院毕业后的第一次任务,少年低头看了一眼腰间别着的两把银制的精致短枪,那是师傅在自己毕业的日子赠送的毕业礼物,原想着兴许大家都是有的,毕竟克里斯哥哥的唐刀也是师父给的呢,只不过克里斯哥哥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并没有带着唐刀,而是带了一把枪在腰间。只不过,那哪里去给16个人找武器呢,少年兀自头疼起来。
"武官大人没有去武器处报明任务吗?"跟莽撞的少年不同,克里斯似乎已经做过这方面的功课,听到武官这么说着,沉吟片刻,没等武官回答少年的问题,开口询问道。
"报过了,在新人来之前。"武官略微皱了下眉,语气里第一次带了一点不满,不知道是对武器处的效率不满,亦或是对少年这问话对他能力的不信任而不满。
武官饶有兴趣的看着双黑的少年,高出少年半个头的个子俯视着少年,带着点戏谑,显得并不是那么尊重。在气魄压人的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下,少年没有露出武官意料之中的,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的神情,反而顶着武官的视线生生把视线逼近了武官的眼里,因为年龄生长矮了半头的身高,似乎也并不能成为什么决定性差距,反而使得武官有些以大欺小的可笑了。武官不禁有点晃神,而气势一时身周竟隐隐有了被压迫的感觉。
"凯尔.文森特武官,请带我们去一趟武器处。"少年语气稍敛,用郑重的语气叫出了武官的全名,礼貌而郑重的下达了这个字面上可以称得上是请求的命令。只不过,语气不容拒绝,而武官,也没有权利拒绝。
[ 此帖被zhang1315832在2017-09-19 14:30重新编辑 ]
【心情小筑】十一月活动:尽管如此世界依然美丽
 
离线 阿朦s

发帖
9
配偶
单身
鲜币
1
威望
2
生命值
1
5楼 发表于: 2017-09-19 11:08:18
好看好看好看
【原创小说】十一月签到:说不完的悄悄话
 
离线 zhang1315832

发帖
43
配偶
单身
鲜币
356
威望
23
生命值
2
6楼 发表于: 2017-09-19 12:03:58
回 阿朦s 的帖子
蟹蟹o( =?ω?= )m
离线 zhang1315832

发帖
43
配偶
单身
鲜币
356
威望
23
生命值
2
7楼 发表于: 2017-09-19 21:39:12
第四章
"是,阁下。"武官沉默了一下,回应了小长官的请求,微侧身,朝队伍走去。由于刚刚武官的离去,队伍里又开始有了小声的议论,不仅分散在这个队伍各处的新人,还有一些老人也在议论着,毕竟这两个小长官确实是很有说头??銮?,两个话题人物本人就在旁边,让这个本来就是临时组建的队伍有些混乱起来。
武官看着逐渐呈现闹市口效果的队伍,皱起了浓黑的眉毛。但武官此时并无意出声阻止,这样的队伍,这样的长官,今晚面对的又是个贵族,队伍里很多人都觉得这个任务很简单,只是个6代的贵族而已,是只是个吸血鬼贵族而已,还是情报科早就做好了情报分布的,这些人去了绰绰有余??銮?,还有一个等级不低的神官大人跟随,更是有他这个经验丰富的武官。是的,他们都这么想,即使是他,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今天真正接手这只队伍,见过这两个小的不像话的少年长官之后,凯尔感觉今早不好的预感似乎在迫不及待的应验了。而且他被好友嘲笑多年的如同兔子一样的?;杏?,今日不知道为何,不停的响起红灯。
武官冷眼看着这个越来越混乱的队伍,如果这两个少年长官知难而退就好了,心里不禁这么想着。那么也不算违背命令吧,只是长官年纪太小,临时放弃了任务,最多被停职一段时间而已,也就不用带着这个乱七八糟的队伍和两个奶孩子了。
凯尔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更加不去管理这个队伍的情况,反而撤后一步,尽量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把气势收了回去,如同一个普通的男人一般站在一边静静看着。
两个少年此时也跟了过来,本来想着武官过来交代一下就可以出发去武器处了,但看到这边越来越混乱的队伍,以及冷眼看热闹的武官。
"没事,跟着我。"双黑的少年挑了挑眉,轻轻说道。
克里斯的话有效的安抚了伊尔躁动的情绪,他头上翘起的卷发如同响应他内心的感受一般上下轻轻摇晃了一下,伊尔错后一步,跟在了克里斯身后。
略过伊尔的头顶,忍住抚摸毛绒绒的小脑袋的欲望,克里斯慢慢迈步走到了队伍的前面。
队伍里似乎有人注意到年轻的长官的到来,有一瞬间的沉默,但沉默过后,就爆发了更高的讨论声音,武者们似乎在给自己壮胆,说的越发的大声了。内心里都在想着,反正,这样子年轻的长官也奈何不了所有人~不是嘛。
混乱的讨论声中,不伐夹杂着"被诅咒的双黑","两个可怜的孤儿","不过是先人生命换来的差事",随着话题越来越走火,甚至有人抨击到了两位年轻长官的家族。连最开始打算看好事的武官都有些忍不住,用冰冷的视线扫视那个最先大声嚷嚷着"那个家族都是被诅咒的,娶个双黑女人!"武官最无法忍受的是这些饭桶谈论牺牲在与吸血鬼战斗战线上的武者,肆意的侮辱死者的人最不该活着。武官背在身后的手已经攥成了拳头,整个身体都绷紧了,只等待着这种对底线的挑战越过他的那条线,就出手教训一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们。
"呵。"一声讥讽的笑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武官积累的怒意。同时,也引起了正大声吵嚷的人们的注意,毕竟他们都朝着那个方向挑衅的各种嘲讽呢。
笑声的主人还微弯着嘴角,形成一个嘲讽的弧度。"真是一群乱叫的狗啊。"不可思议的脏话从那优美的嘴唇里清晰的吐出来。
武官也愣住了,同时脑子里给出了反应,这种不顾代价的脏话,怕是要麻烦了。脑子忠实的反应出这句话以后,武官绷紧了身子,怎么也不能在自己面前出事情,武官有些懊悔自己刚刚不知轻重的行为,更是对小长官不计后果的行为有些气愤。
队伍,或许目前只能称为人群了,一群人瞬间爆发出了愤怒的怒骂声,以及高到顶点的各种恶毒的言语。有些新人已经不禁朝外走了几步,而老人们是很清楚的,他们可不糊涂,挑衅是挑衅,但那是长官,如果敢在集合做任务的时候殴打长官,怕是未来也别想在这里呆下去了??銮?,这里还是武官场,即使现在看周围没什么人,他们不是新人,自然知道,这周围不伐暗中观察的人,那些神官们恨不得武官队伍里少点人呢。
"总归只是嘴有用,我还真是有些担心这次任务呢。"似乎觉得事情不够大,少年用略带戏谑的声音又加了一句。
这句话如同点燃爆竹的最后一个小火花,迅速在人群中爆发了连锁反应,新人们几乎全部忍耐不住冲出队伍朝少年这边飞快的扑了过来。
"文森特武官,不必出手。"黑发的少年勾着嘴角说道,接着后退一步,提高声音又补充到"来吧,算做正当切磋。"
如果说刚刚那句话是小火花,那么现在这两句话就是在人群里点了一把火,那些打算观察情况的武者们,瞬间眼睛爆发出亮光,纷纷拔出了自己的近战兵器,当然没人敢直接用装载着银子。弹的枪指着长官射击。这是对于武官来说,枪是不能对着人类射击的,任何原因都不可以,这是成为武官的第一天任何一个师父都会交给徒弟的原则性问题。
当然,这个时刻,更不可能有人敢拔出枪来,而"切磋"嘛,最好是把这个不可一世的长官打到鼻青脸肿,才是最痛快的。
当然从克里斯挑衅的话语开始到那些没耐性的新人扑过来,再到连老人都忍不住一起冲过来,也只是一分钟的时间。
事态发展迅速到连经验丰富的凯尔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应有的反应,38个人除了少数几个在原地没动,30多个人一起冲了过来,凯尔竟有种面对一群狰狞的吸血半人扑过来的感觉。
他们眼里似乎带着吸血半人那种变不成吸血鬼但又渴望着鲜血的痛苦,成熟的武官一时身子竟然微微颤抖的僵住了,仿佛眼前真是什么凶神恶煞一般。
不过武官训练场上也没有人能注意到武官的异样了。此时冲在最前面的人已经冲到了少年面前。
第一个冲上来的是个少年,他并没有什么武器,还没有发呢,不过在瑞文学院有很大一部分课程都是告诉你怎么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痛殴敌人,但要随时注意敌人的武器和尖牙。当然,现在他不需要警惕面前的人忽然爆发尖牙咬住他的颈脉。
只不过他明显低估了对方的实力,当他伏低身体,企图用奔跑带来的冲劲儿攻击对手的下盘,把他打翻在地,再用拳头在他漂亮的脸蛋上留下印记,教他做人。只不过,这只是他的预想而已,对手并没有像他训练室里常用的人偶一样笨重的在原地打着转,而是在他扑过来即将扑中的一瞬间,灵巧的后退几步,借着他冲过来的力道,拖着他挥舞过来的手臂,拧着他的身子侧卧过来??死锼故志⒑艽?,由于冲的太快以及刚刚的位置变化,少年的体重完全压在他的双臂上,微微侧着点地的脚根本使不上力气,更不必说后面还有很多冲过来的人,少年根本不敢把脚伸到外面,而是蹬着腿往里面退,更是使不上力气。
"伊尔,卸关节。"克里斯边用另一只手拿着匕首格挡开另一侧的攻击,边吩咐自己右后侧的铂金色头发的少年。然后一个侧身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少年扔给了伊尔。
伊尔在克里斯被围攻的时候已经做好的准备,神经紧绷,在听到他的安排时,反手接过克里斯扔过来的人很麻利的把人的四肢关节卸了下来,小时候被欺负围攻多了,自然这个活计练的也是炉火纯青。这,是熟练度仅次于师父让他练的拔枪动作的一个技巧。
在他略略思索的时候,又一个人扔了过来,他自然的接了过来,按前面一个的顺序搞定了扔到后面。
眼见着伊尔身后躺着的人越来越多,站在克里斯斜后方的凯尔也有些目瞪口呆,他刚刚在某个不好的状态之中缓过来以后,第一时间想上去帮这个年轻狂傲的小长官解决一下不听话的下属,免得小长官那漂亮的脸袋儿被揍得破了相,去找长官大人哭鼻子,自己也是要头疼的。
结果,这是个什么情况?新人姑且不说,这还有20多人的老人呢,连一个刚出武官学院校门的小长官都搞不定?伊尔也不是很想让这小长官被白白揍一顿,但眼前的情景实在是太稀奇了。
有着战场上的经验的老人竟然全都被一个小少年搞定了?怎么可能?他不敢置信的又看了一眼伊尔身后躺在地上的人,里面竟是还有几张他看着眼熟的脸,有的是曾经和他在战场上打过吸血鬼的,实力也不是很差啊。
这…后面涌上的人看着少年利落的动作,再看看铂金头发少年后面的一堆躺着呻吟的人,冲到最前面的人竟然忍不住退后了一步,挤着后面一个个撞到了一起,险些全都撞到前面摞成一个小山。一片混乱,等大家都站好后退一段距离之后,最前面的人呼出一口气,差点就被压死了。
"还有人要'切磋'吗?"黑发少年环视一周之后,又微笑着说道。
剩下立着的人全都下意识的看了看两个少年身后铺满地面呻吟着的人们,不禁打了个哆嗦。这,这一定是双黑的恶魔啊。剩下的人不禁想道,看着双黑少年脸上精致的笑容,也感觉是恶魔在冷笑。哪里,还有人敢出声说些什么呐。
[ 此帖被zhang1315832在2017-09-19 22:07重新编辑 ]
离线 zhang1315832

发帖
43
配偶
单身
鲜币
356
威望
23
生命值
2
8楼 发表于: 2017-09-20 22:56:12
第五章
"克里斯.埃铂珥阁下?" 浅蓝色头发的管理官对着记录册确认道。"伊尔.阿诺德阁下?"管理官又用疑惑的语气重复了另一个任务负责人的名字,又一次确认了一遍所有的申请单。管理官抬头疑惑的看向明确说明了是自己以两个长官的名义提交申请单的凯尔武官。
显然这位管理官和凯尔更加熟悉一些"文森特大人,您确定提交上来了?恕我无礼,请问当时是谁办理的这件事?"鉴于这可能涉及到某种失职的行为,这位亲切的管理官不禁严肃起来,认真的询问起了情况。
"是一个栗色头发的生面孔。"武官的声音里难得的带上些不确定。
"总之,今晚任务中16个新人需要的武器,请阿特利阁下帮忙办理一下吧。"克里斯打断了武官的回忆,简明扼要的把此行的目的强调了一下,就安静的站在原地,似乎也不打算追根究底了。
管理官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毕竟是他们的失误,又是今晚的任务,暗暗琢磨着最近新入的同僚的情况,心里决定明天要去和直属长官大人汇报一下这个情况。
由于管理官对同僚失职的愧疚和一贯利落的作风,武器很快就准备好,由刚刚被教训过一顿的队伍里抽出的一部分人领走并妥善的分发给了新人。
有些被点中搬运的老人有些怨气在双黑大魔王"友善"的注视下也暗暗吞进了肚子里。
队伍在给新人分配武器的短暂骚动后,终于平静了下来,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只是有些人还能感受到关节被暴力拆装的酸痛而不适的微微活动着手脚。
等待的时间不算是太漫长,毕竟人们脑子里还在过着刚刚遇到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想而知,今日过后这件事怕是又要成为同僚之间的谈资。也不知是好是坏,当然也不乏有人在暗暗沉思刚刚群殴得到的一点经验教训。
凯尔站立在两位长官之后,略略思索,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长官阁下,今晚的行动…"
还没等凯尔继续下去,克里斯摆了摆手,制止了武官的话。
不得不说,刚刚克里斯展现的实力虽然并不能说明什么,但那种遇事的冷静反应让刻板的武官对他产生了些许信任。也算是让克里斯的命令在这个队伍里有了重量。
还不等武官重新开口,克里斯已经慢慢走向了队伍,悠闲的转了几圈,指了几个人,又返回了队伍的前端。
"哥哥,这是要干什么呢?"伊尔疑惑的看看站在前面的哥哥。对于克里斯,他一向很直接,想知道的直接问就好了。那还是因为某次由于哥哥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不敢问偷偷跟在哥哥身后,结果跟在半路被一只隐藏在暗处的半吸血鬼袭击了,即使那个时候他还完全没遇到过吸血鬼,更别说真正的半吸血鬼,那都是些真正的吸血疯子,力气大的不可思议,从喉咙里发出完全不似人类的声音,那一刻,他觉得他可能要去见天堂的父母了。幸好,哥哥及时转了回来,用手中的银匕首插。进了半吸血鬼的心脏。那个时候哥哥摸着他的头告诉他"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就好了。不管何时,我都不会欺骗你的,我最爱的伊尔。"
那个时候,他记不清其他,只记得哥哥温柔的话语,即使后来对哥哥时常不和自己在一起的训练日程有些些许的疑惑,但,终究是相信他的,因为伊尔知道,自己问了,他就会告诉他,即使那可能涉及到什么秘密,正如克里斯偶尔流露出的悲伤神情。即使他从小性格大大咧咧的,但在面对亲爱的哥哥时,还是小心翼翼的避开了一些敏感话题,虽然他知道他问了,克里斯就会告诉他。只是克里斯并不想他卷入什么事情,他的心底也小心翼翼守护着克里斯哥哥的心意,并不戳穿。
"刚刚我指到的人出列。"克里斯并没有急着解释,而是微微提高声音,以队伍最后一个人也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出列的足足有10人之多,甚至里面还有几名新人,没被选中的人都疑惑的看着克拉斯,少数几个观察力好一些的人若有所思的盯着那几个出列的人,而出列的虽然长相各异,却无一例外的较众人更冷静些。
等待他们都走到队伍前端之后,黑发的长官却并不进行下一步的指示,而是微弯着眉眼,转过头来,同伊尔说起今晚的任务来,声音并不低,队伍前端的人都能听到,而那十人也是能听的清清楚楚。
"据情报部提供的线索,今晚在城内的索菲亚路32号的贵族房屋地下,将举行由一个6代吸血鬼贵族主持的家族晚宴,参加的吸血鬼全部在6代以下,只有一只6代贵族,预计规模在20至30只,当然这指的主要是7代和8代吸血鬼,实力接近人类的普通平民并计算在内,而处地下,据初步探索,可能覆盖范围不止2栋房子,也就是说除了已经探知的2处出口以外,不排除还有其他秘密出口。"说了一大段话之后,克里斯略微一顿,转头看向了一边的凯尔。
"文森特阁下,你觉得,如何安排比较好呢?"武官略微抬起了头来,看着面前仿佛认真的学生一般微笑着看着自己询问建议的少年长官。这,倒真像勤学好问的毕业生啊。脑海里不禁响起这句话,虽然以武官刻板的性格并不知道如何吐槽,但由于眼前的情景还是不自觉的完成了这项对于自身来说高难度的动作。
"是的,阁下。如果是我的话,会带领2到3人潜入宴会,安排10到12人分别在已经发现的两处大出口,再安排6到8人在周围查探其他出口,找到之后进行看守。"虽然如此,武官还是尽忠职守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以便给年轻长官一个参照。
"那,剩下的几人,文森特阁下会怎么安排呢?"听到武官的回答,克里斯不紧不慢的又追问道。
"剩下的6人自然是安排给神官大人,保障神官大人的安危。"凯尔微微一顿,自然的回答道。毕竟神官都是很珍贵的存在,分出一些人手来?;ぴ僬2还?。
这句话说完之后,克里斯并不再询问也没有说话。倒是凯尔微微有些尴尬,略微思索了一下自己刚刚的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合体,或者是因为自己管的太多让小长官感觉自己没有发挥的余地嘛?凯尔之前经历过很多任务,也不是次次都是主要负责人,像他这样并不隶属于哪个固定队伍的人,总是这样,被管理处随便调用着。也有那么几次遇到的负责人并不喜欢他太过于出众,会抢走一些他们本来应有的风头,见过这些人之后,凯尔也渐渐学会了收敛自己的性子,以前如同出窍的钢刀一般的男人如今也能像一把普通的刀鞘一样隐藏起所有的锋芒。只不过,这一次,有点得意忘形了?果然还是这个少年如同富有魔力一般,不自觉的引导出了他的本性,果然不愧是被诅咒之人嘛?苦笑着微微摇头,自己这是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竟也是不知不觉被各种流言影响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由于克里斯的沉默,空气一瞬间凝固了起来,人们都低着头,暗自思索着什么。就连,伊尔也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忍不住偷眼看看克里斯的后脑。本来是想看看脸的,可惜克里斯并没有回过头来。
"呦,这是都在等我?"一个略微轻佻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到一头柔顺的紫色的长发和一双璀璨的金色眸子,以及一身庄重复杂而神圣的神官衣袍。
[ 此帖被zhang1315832在2017-09-21 18:45重新编辑 ]
离线 夙沅

发帖
8727
配偶
笑若倾尘
鲜币
235
威望
7765
生命值
697
9楼 发表于: 2017-09-21 22:26:24
每次更新完请到|http://www.csacw.com/read-htm-tid-317884.html 登记。登记后再评分、加亮。

楼主留言:

好的,谢谢23333

岁月静好,回忆不老